新三板公司年报姗姗来迟有何隐情?

4月30日,就是新三板挂牌公司2015年度报告披露的截止日期,对于新三板市场来说,19个转让日披露 5000余家挂牌公司年报,这是一项浩浩荡荡的大工程。


新三板幸福指数高开低走


幸福的公司是相似的,尽管各自的幸福各有表现,这从2015年报披露即可窥见一二。

2016年1月中下旬,西南铸机、亿海蓝、鑫庄农贷、康莱米、海宝生物、赢鼎教育、三花小贷、朗铭科技、智明恒、莱力柏等挂牌公司率先披露2015年度报告,正式拉开新三板年报披露的大幕。QQ截图20160330103050
从上表数据可以得知,首批披露年报的挂牌公司90%录得上年度营收正增长,其中不乏翻数倍的公司;上一年度录得盈利的企业占80%,其中有盈利数百倍增长的,也有扭亏为盈或同比亏损收窄的。对比新三板数千家企业的整体财务状况,由此可知,首批公布年报的公司,整体而言仍远超市场整体水平。

归结起来,首批披露年报的挂牌公司之所以如此积极:

首先在于其业绩有亮点,要么营收大增,要么利润大增,次一点的也能保持盈利或扭亏为盈。

其次就是对业绩有信心、对冲击创新层甚至创业板有信心,比如西南铸机、鑫庄农贷、赢鼎教育等 就有较大跻身创新层的机会。

其三,首批披露年报的公司,不管业绩如何,但能早早就完成年报编制、审计等工作,说明其内控 制度较为完善,信息披露较为及时,公司具有较强的执行能力。

其四,公司年报及时顺利披露,还得益于主办券商和会计师事务所的给力表现,这又间接反映了中 介结构对公司价值的认可。

随着新三板挂牌企业数量快速上升,对于非行业龙头和明星公司而言,积极披露年报除了展现自信 ,还是一次很好的品牌营销,挂牌公司只有更快、更积极地展现自身的价值和亮点,才会有先发的优势 ,更容易被市场和投资者所认可。

新三板2015年报披露从幸福感最强的积极分子开始,其后也会有业绩更出色或者更夺人眼球的挂牌公司年报涌现,但毋庸置疑的是,新三板整体业绩水平仍将高开低走,因为,随着越来越多平庸的、落后的甚至惨淡的年报出炉,将大大拉低整体水平和幸福感。

其他人正在看:

年报披露的紧箍咒


根据股转系统2015年12月24日发布的通知要求,新三板所有挂牌企业、两网公司及退市公司,须在 2016年4月30日前完成2015年度报告的编制、报送及公开披露工作。

2016年3月25日,股转公司发布了《2015年年报预约披露时间表》,数据显示,绝大部分新三板公司都将年报披露日期预定于4月份,但随着新三板年报披露进入最后30天倒计时,或将有部分挂牌企业将无法按要求完成此项工作。

按照股转系统的要求,在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4月30日之间挂牌的公司,应按要求披露2015年年度报告;在2016年4月30日后挂牌且公开转让说明书中的未涵盖2015年年度财务数据的公司,应披露经审计的2015年财务报告。

根据上述要求,也就是说,有按期披露2015年度报告或2015年度财务报告的新三板公司,数量或将多达6500家。而据Wind统计数据,截至3月29日收市,已有1008家已经完成年报披露工作,尚有5500家左右的新三板公司将在未来一个月内应当履行年报披露义务,每个转让日日均289家。

然而,根据股转系统此前的要求,对3月31日前披露年报数量不做限制,而对4月份的每个转让日的披露数量限制为不超过100家。如此一来,4月份挂牌公司扎堆披露年报,将给股转系统带来巨大压力。

清明节后,新三板公司扎堆披露年报已成定局,但对于部分挂牌公司来说,延期披露甚至不能如期披露的情况必定会出现。对此,股转公司规定,对于不能按预约日期披露年报的,应当提前至少5个交易日向督导员报送变更申请;预计不能在4月30日前披露的,应及时告知券商,并在4月15日前进行公告;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年报的,应向股转公司申请暂停转让,直至达标后恢复转让;对于两个月之后仍不能披露年报的,公司将被摘牌。

重压之下,仍有数千家挂牌公司执意扎堆4月的19个转让日内披露年报,其中是否有隐情,或是不 可告人的目的?


好饭不怕晚还是心怀鬼胎?


新三板挂牌公司2015年年报披露进入一个月倒计时,诚然,早报晚报早晚要报,只要能在规定时间完成年报披露就不算违规,但掰指一算,整个4月份满打满算也就19个转让日,对于预披露期扎堆在这19天的5000余家挂牌公司来说,是好饭不怕晚,还是各有各的小算盘?

首先就是新三板公司的通病:内控制度和信披制度不完善,对年报编制、披露等程序不熟悉,谨慎从事也属正常,但由此也可以看出这类公司在内部制度建设、学力和执行力方面的不足,这需要时间去成长,也无可厚非。

其次,对于5000余家尚未披露2015年年报的新三板公司来说,肯定不乏有业绩优良的公司,因为各种正当正规的原因而把年报披露日期预定在4月份,但前3个月的时间都没能做完一份年报,其执行力和效率也不值得效仿。

其三,对于非正常提前或者尽快披露年报的部分挂牌公司来说,决策层和监管层的政策预期(包括分层制度)没有最终落地,是部分“夹心层”公司观望进而推迟年报发布的重要原因,尤其是分层制度标准最终确定版没有出台,创新层和基础层的相关分层细则无从揣摩,这对于挂牌公司是个重要的影响因素,而年报业绩又将直接决定企业的分层归属。

其四,分层制度确定5月份正式实施,对于有信心跻身创新层的公司自然无需担忧,但对于部分可上可下的公司来说,即使业绩过得去,但仍存在不确定的因素,或者说还有可操作和优化的空间,这当然需要时间,边观望便操作能提高胜算。

其五,还有一类公司,属于业绩乏善可陈、无突出亮点甚至是存在财务问题的公司,抱着趁乱蒙混过关的心态去赶趟儿,但这风险也难以估量。而对于极少数财务状况惨不忍睹的公司来说,更换会计师事务所,或者是与会计师“无法达成一致”甚至“无法出具意见”,费尽心思去掩饰和粉饰年报,再怎么延期推迟,都终将难逃被市场和投资者所唾弃。
其六,对于某些质地不好、业绩难看的挂牌公司来说,长期以“僵尸股”的形象苟且挂着,没有野心甚至是生无可恋,分层制度实施以后也只能破罐子破摔了,年报披露就是一顿难以下咽却又不得不应付的一门功课,它们的归属就是基础层的最底层、退市先锋队员——当然,这是极其少数!

当然,挂牌公司的年报编制和披露,离不开主办券商的辅导和会计师事务所的审核把关。这与主办券商供需失衡有关,也与会所的执业准则有关,但这也间接反映了挂牌公司的价值:优秀的公司从来不缺主办券商和做市商,也不会让会计师无法沟通、无从下手!反之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