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场外配资调查:不惧HOMS叫停的“无接口下单”

“这个软件相当于是用机器人代理下单,可以绕过外部信息接口封堵的问题。”一位接近晓风软件人士介绍称,“在整个过程中,软件方是不用和券商接触的,完全绕开。”

随着两会后A股的一轮上攻与放量,与场外配资有关的话题再次被市场所关注。

证监会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证监会在监测中关注到一些新型场外配资活动有所抬头,个别场外配资运用技术手段,以多种形式引诱投资者参与违法证券期货活动。

这一警戒未能立刻形成震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至截稿前仍有部分互联网平台在提供有关股票、期货甚至港股的配资服务,其中按交易期限包括日内交易、按天配资、按月配资等不同周期的产品类型。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此前HOMS、铭创等分仓账户系统已被监管部门查处,而券商也已关闭了营业部的外部信息系统接入功能,那么如今配资中介是怎样让此类业务“死灰复燃”的呢?

21世纪经济报道在进一步的调查中发现,目前部分软件公司已针对HOMS接口的切断研究出了应对方式,即研发独立的股票交易软件,可以让其从外部实现“无接口下单”,并且还能将单一证券账户进行拆分,形成虚拟账户实现交易。

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该类软件商采取独立软件研发,而无需寻求证券类机构合作,因此针对该类活动的监管问题更加复杂;但也有技术人士指出,“无接口下单”可能存在延时、错单等交易风险,因此投资者应对该类活动保警惕。


配资马甲“野火不灭”


时隔九个月,证监会再次宣布对场外配资活动进行补漏。

3月25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表示,近期一些新型场外配资活动有所抬头。

“个别场外配资机构变换手法、巧立名目,借助个人账户及新型技术手段,以‘投资顾问’、‘我出资,你炒股’、‘虚拟买卖’等方式宣传诱导投资者参与违法证券期货业务活动。”邓舸指出,“对此,证监会已按照有关要求,对相关主体立案调查,如涉嫌犯罪将及时移送公安,持续保持对违法证券期货业务活动的高压态势。”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目前翻倍赚、配大米、配资达人等多家平台,仍在以各种形式从事场外配资活动。

以一家名为“道富投资”的平台为例,其在官方网站上推广和“股票日内交易”等策略有关的配资业务,并打出“你炒股,我出钱,送您200元”的广告标语。

“在网站上做这个肯定不行,因为当时查配资查的不仅仅是券商,网站也在其列,也就是说任何网站都不能推广所谓的配资业务。”一位接近中证协的券商人士指出,“即便网站没说配资,但做了暗示,或者提供了相应的业务也属于这种。”

而在道富投资的介绍上,其股票T+0交易式配资可以随时进行双向交易,而资金杠杆最高可放大至百倍。

无独有偶,另一家名为“智操盘”的平台也以投资顾问的名义开展类配资业务,根据其介绍,投资者可在平台上申请相应的交易额度,可选项在2000元至50万元不等,而风险保证金仅需缴纳其20%,这意味着这一平台的配资杠杆可达1:5.

此外,该平台还提供有关恒生指数的T+0交易配资,申请手数范围在1-5手之间,但该类交易并不具有杠杆机制。

据一位配资系统设计人士介绍,该类业务的实际结构通常为境内建立虚拟账户挂钩恒生指数,而并不涉及资金出境,而最后的交易结算也是通过虚拟账户来完成,但由于港股、美股缺乏涨跌幅限制,单日风险敞口较大,因此配资公司较少为该类交易提供配资服务。

但是记者发现,也有部分平台在提供A股和股指期货配资的同时,也提供海外期货品种的配资交易。

例如一家名为奇笙资产的平台,在提供股票、期货按月“配资操盘”的同时,还提供纽约原油、恒生指数、新加坡A50期货三大标的的配资业务,其风险系数可选项最高可达10倍,资金使用天数最长可至30日。

其他人正在看:

软件商祭出“无接口下单”


事实上,在此轮场外配资东山再起之前,其曾一度以嫁接个人账户的形式存活。(详见本报2015年10月20日15版《场外配资“卷土重来”:借道个人账户最高5倍杠杆》)。

不过由于账户数量稀缺且管理成本较大,“个人账户式”的配资不但保证金最低门槛较高,杠杆比例有限,且规模并未形成气候。

而在上述记者调查的多个平台中,配资活动出现了去年配资清理前的单笔小额、高杠杆、互联网结算等特点。

“个人账户式配资是做不来这种程度的,因为一人目前最多20个证券账户。”前述配资系统设计人士称,“但是这些平台有的可以提供1000元保证金来做股票,这背后肯定有配资系统的支持。”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在监管层去年7月份对违法场外配资活动的治理中,券商已按要求将营业部信息接入同HOMS、上海铭创等外部系统实施了“斩断”,那么新的系统式配资又是如何实现的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系统式配资的卷土重来,或与目前部分软件商已研发出独立于券商方的股票交易系统有关。在该类新技术的突破下,交易软件可脱离券商系统进行间接委托下单。

以记者调查发现的一家自称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系统服务商”的“晓风软件”为例,资料显示该公司隶属于深圳英迈思文化科技有限公司,除提供配资外,其还提供网贷系统外包业务。

晓风软件提供的配资系统名为SWS 2.0股票配资系统,而据其介绍,该系统可接入其研发的汇盘股票操盘系统,而后者可通过技术手段实现“无接口下单”,进而突破HOMS接口暂停的影响。

“这个软件相当于是用机器人代理下单,可以绕过外部信息接口封堵的问题。”一位接近晓风软件人士介绍称,“在整个过程中,软件方是不用和券商接触的,完全绕开。”

而有业内人士指出,由于该类配资系统并非桥接券商系统,且该类软件商不属于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因此针对此类活动的监管也存在一定的复杂性。

“之前HOMS好管理是因为端口都在券商那里,券商关闭接口,配资就做不了了,现在麻烦的是这些账户系统直接都独立了。”一位汇金系旗下券商营业部负责人指出,“虽然券商还是可以从账户资金来源的入口端对客户进行审核,但这样一来监管成本就上去了。”


交易风险隐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上述配资系统除可豁免信息接入外,还可实现与HOMS类似的自建账户体系,即将单一资金账户再次拆分成交易单元,供多个投资者进行交易。

“这个账户也是可以做拆分的,跟之前的交易单元一样,配资客户可以在线申请额度,然后下载软件进行分仓交易。”前述接近晓风软件人士透露。

据该人士介绍,目前晓风软件在该系统的收费由三部分组成,一是一次性约20万元的软件交易费,二是每年约5万元的维护费,三是根据配资客户数量收取的账户数量费,即每100个账户约2万元。

不过该人士并未透露其系统绕开信息接入的详细原理,而有互联网技术人士指出,通过该类方式绕开营业部的系统接入进行间接委托,存在较大的交易风险。

“还不能确定它的具体路径,但只要没通过券商的接入来下单,都存在较大的交易风险。”一位曾在BAT任职的券商技术人士表示,“因为它这个过程相当于至少过了三个系统,第一个是它这个配资系统,然后是它的操盘系统,到最后才是券商的委托交易系统,难保不出现延迟,但是股票交易都是毫秒之间,一些延迟可能会引发错单的情况,甚至是法律纠纷。”

上述券商人士坦言,“一来这种配资交易是违法的,随时有可能叫停,到时候又会被监管强制处理,二来这种间接的系统叠加本身就有交易风险,所以不建议投资者参与这种活动。”

事实上,证监会此前也对违法配资活动中的“下错单”等交易风险进行了提示。

“在既往场外配资个案中参与者以中小投资者居多,不少个案出现指令丢失、交易差错、债务争议甚至本金挪用等风险,给投资者造成损失。”邓舸说,“投资者要提高风险防范意识,主动拒绝场外配资等非法证券期货经营活动,依法开立账户、 开展投资,不要委托证券期货经营机构之外的其他机构处理证券期货交易委托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