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卷入债市打黑:高级经理被查涉债市利益输送

3月21日,一则消息把市场焦点重新拉回了去年已淡出的债市打黑风暴。消息称,工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经理王剑近日被查,原因系涉债市利益输送,这也是债市问题首次牵涉到国有四大银行之一。

工商银行投资者关系部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王剑被查确实是如此,但他在工商银行的人事体制当中级别并不高,另外调查进度目前尚无最新消息。工商银行目前已经成为银行间债券市场最大的投资者、结算商与做市商。

王剑被查一事尚未消化,3月23日傍晚,市场传闻多家券商的固定收益部负责人失联。经时代周报记者核查,联讯证券、财通证券、五矿证券、海通证券共4位固收负责人“失联”。

值得一提的是,从2013年3月开始到2014年下半年,债市利益输送案的查处风暴席卷了多家机构,多家银行、券商、基金、信托等机构。而对于刚刚过去的2015年,在“老虎”频出的证券业,债券市场却意外平静,全年几乎未见一例固收业务负责人因反腐落马。

上海一家大型私募合伙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师称,目前的债市风波是上一轮债市反腐的延续,而债市打黑的停顿或与股灾间接相关。云南财经大学证券投资系副系主任陈晓丹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未来债市核查很可能会再涉及其余四大行;近来市场出过不少问题,债市腐败将会引发的一连串潜在风险,导致银行无法兜底,最后由政府兜底是有关部门不愿看到的,所以未来债市问题的监管将会非常严格。


债市核查首次涉及四大行


公开资料显示,金融市场部是工商银行于2006年6月成立的总行一级部室,主要负责总行本外币资金一体化运作,并为客户提供承销发行、结售汇、外汇买卖、账户贵金属交易、金融衍生产品交易等产品和服务,目前已经成为银行间债券市场最大的投资者、结算商与做市商,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国内市场最大承销商。

工商银行投资者关系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王剑被带去调查的具体情况无法知晓,银监会证监会也并未向工行行做任何指示;王剑的职位虽然是金融市场部高级经理,但实质上他的职位在工商银行体制中并不高,大概是副处级的级别,并非是高位。

这也是首次因债市问题涉及国有四大银行之一。目前,其余三个大型国有银行还未传出相关调查消息。中国银行投资者关系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银行债市调查问题确实最近很受关注,但目前中国银行内部并未传出有被调查的消息,而且最近中国银行正忙于2015年的年报发布。

据悉,债市腐败出现的重要原因就是债券发行定价不科学,一二级市场间差价过大,对权力寻租产生极大诱惑。而民营投资公司等非金融机构法人过去不能直接联网交易,必须委托银行代为交易结算,交易过程在常规的债券交易系统上无法透明,给“低卖高买”的异常交易及利益输送提供了灰色空间,一直被市场认为是最黑暗和利益最为巨大的部分。

有银行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金融机构当中经办业务的具体执行人和管理者拥有这权力,利益输送或者贪腐可以说很普遍,是非常常见的现象,甚至不只是债券方面。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权力租赁的问题在体制内长期存在,金融机构在自身监管方面也存在着空隙,需要去弥补和加强,前几年也多次爆发过核查问题,今年的核查是否会大范围爆发难以预测。

陈晓丹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债市核查首次查到四大行的人,这意味此次核查很可能也会涉及其余四大行;另一个层面来说,核查程度越严越表明国内债市潜在风险已经很高,若银行无法兜底最终会影响到政府来兜底,为了避免一连串的风险爆发,所以相信未来债市问题监管将会非常严格。

其他人正在看:

4券商固收负责人失联


3月23日傍晚,市场传闻多家券商的固定收益部负责人失联。消息称,其中包括海通证券固定收益部前副总经理杨洋、联讯证券债券交易主管卢逸、财通证券固定收益部总经理张蕾、五矿证券固定收益部前总经理赖瑞生等多人。其中,联讯证券证实其债权交易部副总经理卢逸确认“失联”。联讯证券相关负责人表示,卢逸3月23日的确未正常上班,也未请假。后经联讯证券与其家属联系确认,卢逸确在家中被相关部门带走。

财通证券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并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公司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也没有需要披露的信息。”同时更正,张蕾是公司固定收益部下设二级部门的经理,并非固收部总经理。而五矿证券和海通证券,因为涉事的都是前相关业务负责人,回复均表示“对此报道暂不作出回应”。不过,时代周报从不同信源处得知,上述人士确实处于失联状态。

4名券商固收业务负责人同时失联,使得平静多时的债券市场再次进入舆论中心,一时间债市风声鹤唳。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债券研究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次事件发生的原因可能与之前由审计署牵头,公安部、央行、银监会、证监会等多部委联合开展了一场债市打黑风暴有关。 “目前只是失联,到底是本人被调查还是协助调查?失联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都还不确定,现在还不好说。可能还是跟上一波的债市反腐有关,但现在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只能是猜测。” 如果此次债市高管失联仍与上一轮的债市反腐有关,为何时间跨度如此之久?上述人士指出,“上一轮的债市稽查覆盖了债券发行、审批等多个环节及利益链,无论是力度或广度都是空前的。有可能涉及的人员、项目、利益链各方太广,无法短期内集中处理,同时有各种线索的调查取证需要时间。”

上述大型私募合伙人也认为,目前的债市风波是上一轮债市反腐的延续,“去年的股灾让整个市场巨幅震荡,如果在股灾当下推进打击债市黑幕,可能会使得动荡的市场更加人心惶惶。而现在股灾的影响已经大幅削弱,这个时候继续债市打黑对市场的影响则会小得多。”

“事有轻重缓急,事情要一件件地来办。今年本来就要整顿秩序的,股市、债市、基金等,不能一起造成太大震荡。这可能也是债市风暴时间跨度大的原因之一。”上述私募合伙人进一步表示。如果不是债市反腐,外行人大概无法想象到债券的灰色空间有多大。前述债券研究员指出,“与股票市场是场内集合竞价交易不同,银行间债券市场是场外询价交易。一对一的询价方式,双方之间在交易时是彼此知道的;而在一级或一级半市场,交易对手之间也是彼此熟知的。只要交易对手互相明确,就会天然存在利益输送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