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外配资死灰复燃 韭菜们请注意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采访,随着近期市场回暖,民间配资机构又开始伺机而动活跃起来。

厦门某民间配资公司近期又开始火热宣传公司的配资业务。

“很多平台又都开始做了,我们按天最高1∶9,按月最高1∶5,起配点低,1000块就可以,您可以先免息体验试试,赚钱靠谱。”

为吸引配资客进入“配资赌场”,不少民间配资公司推高杠杆的同时,降低起配点,推出免息试配甚至参与配资客的收益分成。

在民间配资试图反扑的同时,机构场外配资也迎来了银行资金端的大松绑。

记者了解到,从上周开始,面临“资产荒”的银行上调了配资业务的杠杆比例,由原来的1倍扩大至最高3倍,且作为优先资金提供方的银行开始改变以往不准买入创业板的规定。

在此“利好”刺激下,一度暂停单一结构化配资的信托机构已经跃跃欲试。


1民间配资反扑


“配资这东西,都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我之前就做过10倍的配资,跟赌博差不多。”

用“好了伤疤忘了疼”来形容场外配资客并不过分。

一度浸淫场外配资的刘乐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广州某大型配资公司配资业务近期又重启了。

“他们配资业务一直都有,线下做得很大,一直都没有完全停止,之前暂停了,最近又开始了。”刘乐说。

记者以配资客身份向刘乐所说的配资公司客服人员进行了配资咨询。

据其推荐,公司线下的配资杠杆在1~4倍,2分利息,5000元起配。为拉拢记者,该人员还表示可以将线下利息降到1分8。

记者首先质疑该配资公司的资质和资金安全性,该人员直言,公司现在已经有八个子公司,老板主要炒房,资金来源复杂,银行以及民间资本都有,都是自由资金。

随后记者以想要深入了解配资模式以及配资系统为由与该公司某线下客户经理取得联系,该客户经理告诉记者,配资客可通过公司的配资软件交易,该软件由第三方软件公司开发,和Homs等传统配资软件类似,具备分仓功能,分仓情况由公司掌握,但不再与信托合作,而是直接对接券商。

记者在该公司网站下载了一款名叫微量152的配资交易软件,以上述客服经理提供的资金账号和密码登录后发现,该交易软件极为简单,仅提供配资客交易和查询两项功能。

该客服经理说服记者称,若不放心投资软件也可开独立账户交易,20万元起配,佣金万三,且一对一服务。

“我们还有免息分成模式,4倍杠杆,结算时,亏损归你,盈利三七分。”

记者了解到,看似多样的模式下该配资平台也同时收取各项管理、延期等额外费用。

重启配资业务的不只是大型配资公司,记者多方了解到,部分小型配资平台采取更加简单粗暴的方式加入配资“赌局”。

例如厦门某配资公司,首先以一定利息从民间金主手中吸筹资金,再转手放贷到配资客手中,配资客可将日配杠杆最高做到9倍,月配也有5倍的赌博空间。

“我们给你账号、密码,你直接用我们软件操作,我们打通券商那边,信不过可以免费试配体验。”该公司客服经理称,公司的配资业务相比智操盘、恒瑞财富等其他配资平台方便快捷、起点低、收费少。

其他人正在看:

2单一结构化资金端松绑


“之前因为端口问题暂缓的单一结构化配资业务,我们马上要恢复了。”某大型信托公司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而促使该信托公司恢复单一结构化信托的直接原因是资金端的松绑——银行上调配资杠杆比例。

据该人士称,上周各大银行杠杆比例都有所上调,且之前银行做有限资金是不允许买创业板的,上周三开始可以买创业板,只是做了持仓限制,持仓比例不能超过30%。

“其实单一结构化信托不同于伞形信托,一直都可以做,只是我们之前因为和合作券商端口问题没解决放弃了。”该人士举例称,国内某注册地在北京的大型信托公司单一结构化信托业务就一直并未停止。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了解到,随着资金端的松绑,目前机构单一结构化信托杠杆率普遍有所上调。“我们最高可以到2.5倍,配资成本6.9%。”某私募人士也对记者称。

证券类信托产品确有增加之势,据用益信托统计,上周证券类信托成立10只,规模为26.21亿元;而此前一周的数据为发行6只,规模5.74亿元。

相比此前一周,上周证券类信托成立规模大幅增长。

银行松绑配资或和安全边际相关。在某券商研究所首席银行分析师看来,目前各家银行总行都没有禁止配资行为,而且在市场估价下跌比较厉害之后,安全边际比较高。

据其了解,目前总体的配资比例各家不同,其中1∶2较多,比较谨慎的是1∶1.5. 而有些银行例如招商、广发的配资比例则为1∶3.

但均对资产包的比例有所限制。

在上述信托人士看来,银行端放松杠杆比例,将增加机构配资资金投入二级市场,对市场有利好推动。不过《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机构配资虽然在供给端得到放松,但由于起点较高,比例有限,需求端变化仍有待观察。

“目前银行对于其他基础资产的选择方向上没有新的变化,但配资业务会对资产组合占比进行调整,例如中小创占比等。现在配资成本在6.5%左右,且预计短期内不会变化。”上述券商研究所首席银行分析师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3资产荒+行情转暖


场外配资作为2015年市场暴涨暴跌的推手之一,加剧了股市投资风险,此番卷土重来,引发部分市场人士担忧。

不过《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了解到,这一轮场外配资的反扑有特定原因,而在经历几番清理整顿之后,难复往日光景。

目前配资链条难以斩断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资产荒。

“钱太多了,民间资本充裕,房价又炒太高;银行的钱也没地方去,我们的同业理财产品,银行来买都要排队。”前述信托人士称。

除了资产荒,回暖的股市也挑动了场外配资的神经。数据显示,3月1日至今,A股指数一路震荡向上,本周两次突破3000点。而正是A股指数反弹的这段时间,疯狂的配资客又前赴后继地加入了新的赌局。

值得玩味的是,目前市场对A股“吃饭行情”能走多远尚未达成共识,也就是说,大加杠杆的配资客随时可能面临血本无归的风险。

从证券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来看,在去年6月底场外配资的鼎盛时期,通过恒生公司Homs系统、上海铭创、同花顺系统合计接入证券的客户资产规模近5000亿元。

这5000亿元存量配资的几番清理整顿工作在去年9月初被明确了时间表,监管层要求存量配资应于2015年9月30日前完成清理,个别存量较大的公司,不得晚于10月底前完成清理。

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此前跟踪采访发现,在去年10月配资清理大限临近之时,随着市场一度回暖,以民间配资为首的杠杆资金就未曾消停,而对于经历清理后场外配资的剩余量,市场并无统一的可信数据。

“场外配资一直没有完全根除,就算是在去年监管最严格的时候还是有漏网之鱼,但是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是现存体量很小,最主要的是市场需求并不旺盛,所以对市场的整体影响比较可控。”有卖方分析师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称。

当前市场的一个新变化是整体杠杆率不算高,对杠杆尤其是两融、银行结构化配资等场内杠杆的监管态度比之前宽松了很多,但对场外配资的监管相信不会放松。


4警惕股市高杠杆风险重演


对于初现端倪的场外配资,应及早进入监管视野,一旦重新开始蔓延,且突破限度,高杠杆重回A股,必然再一次给市场带来沉重打击。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和民众收入稳步提升,作为企业直接融资与大众资产配置的重要渠道,建设一个成熟的、健康的、市场化的资本市场需求十分迫切。

而如何建设好资本市场,除了将一些不利于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因素,如场外配资进入股市等及早监控外,就是坚定不移地推进市场化改革。

前期监管层决定注册制缓行,虽然有其考虑,诸如A股目前客观存在机构投资者主导作用不够、个人投资者“投机”思维较重以及监管层时而“缺位”,时而“越位”等现象,贸然推出注册制,难免会引发市场波动。

不过,这些都不应该成为延缓市场化改革的借口,而是要将这些目前存在的“压力”与“困难”转化为推动改革的“动力”。

谈及注册制的配套制度,首要乃完善资本市场法制建设,监管层执法必严。

如近日上交所勒令重大信披违法的*ST博元终止上市,以及证监会联合财政部处罚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就是依法治市的表现。

此外,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加强机构投资者建设以及做好个人投资者引导与教育等都应积极推进。

一言以蔽之,一切符合市场化原则的举措,就是改革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