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博鳌阐释中国经济“怎么看”“怎么干”

3月24日上午,距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开幕式还有两个小时,博鳌当地开始下雨。尽管天气不佳,可容纳2000多人的会场却早早坐满了听众。

过去一年,世界经济呈现出一幅“新平庸”的图景:增长乏力、就业疲软、贸易低迷、金融市场动荡、大宗商品低位徘徊……人们在问,中国还能不能继续扮演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9时40分,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掌声中走上了讲台。“中国话说,春雨贵如油,感谢各位嘉宾的云集给博鳌给海南带来这场预示着丰收的喜雨。”这一开场白让不少听众露出了微笑。

在接下来40分钟内,李克强用三分之二的时间从“怎么看”和“怎么干”两方面对中国经济形势进行了阐述。在博鳌这样的国际论坛上,以东道国的身份,中方领导人用如此大的篇幅谈论国内经济情况,实属罕见。这恐怕与中国经济增速去年首次“破七”,各国十分关心中国经济形势不无关系。

对此,李克强的回答是,中国经济去年6.9%的增速是在高基数上的增长,中国经济长期看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未来5年有底气依然保持6.5%以上的增速。

对于汇率问题,李克强重申,人民币会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保持稳定,中国发展基本面决定了“人民币不具备、也不会有长期贬值的可能”。李克强更强调,“中国将按照主动性、渐进性、可控性原则推动汇率市场化,但是绝不会用贬值来刺激出口。”

李克强还强调,中国经济升级发展将继续给亚洲和世界创造机遇。未来五年,中国进口商品会超过10万亿美元,对外投资将超过6000亿美元,还将实施数百项重大工程和重大项目。 中国愿与亚洲各国一道,“打造发展和合作的共同体”。

“亚洲经济的核心是中日韩和东盟,其中,中国经济体量是最大的,比两个日本还大。中国就相当于是一座经济航空母舰上的发动机,引起全世界关注。”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指出,李克强总理就是要在博鳌向全世界说明,中国经济在短期、中长期会怎样发展,中国政府将会实施怎样的政策。


读懂中国经济的“三看”


在全国“两会”召开期间,中国宣布“十三五”期间(2016-2020年)经济年均增长底线是6.5%,2016年的预期目标是6.5%-7%。IMF预计,中国2016年GDP增速将达到6.3%。比数据本身更重要的是,李克强提出,要读懂中国的经济,要学会“三看”:

一看整体。去年中国经济总量为67.7万亿人民币,超过10万亿美元,达到6.9%的增速,这是在高基数上的增长,而且又是在转型升级过程中实现的。

二看走势。据统计,去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300多万人,而且居民收入增长超过了GDP的增长,今年1-2月就业形势依然稳定,31个大城市调查失业率保持在5.1%左右,和去年基本持平。

三看长远。中国总体上仍处在工业化和城镇化推进过程中,内需有空间,发展有韧性,创新有手段。所以说,“中国经济长期看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希望大于困难”。

李克强还谈到了中国经济的三个“动力”,一是改革开放,二是结构调整,三是改善民生。

中国经济正处在调结构的关键时期。李克强表示,要积极发展新经济,大力培育新动能,改造和提升传统动能,形成发展的“双引擎”。在推进过程中,去产能是做减法,重点是做好煤炭、钢铁等困难行业的去产能。另一方面,要做加法,培育新的增长点,发展新经济,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实施创新驱动战略。

李克强承诺,将继续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等改革;推进财政金融体制改革,即将全面推开营业税增值税改革,今年要给企业减5000亿元以上的税收,以“放水养鱼”;在金融领域,推动全方位监管的改革,逐步降低企业杠杆率,今年择机推出“深港通”。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沪港通”和“深港通”的陆续推出,体现了我国资本市场在不断对外开放。

“随着资本市场的有序开放,宏观层面要注意防范资本快进快出带来的金融市场波动。” 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张越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指出,对金融机构来说,双向开放意味着更多的海外投资机会,能够帮助客户更好地实现全球资产配置和风险分散,但对金融机构海外投资能力也将是极大的考验。

其他人正在看:

倡议筹建亚洲金融合作协会


李克强表示,希望世界各国加强宏观政策协调,采取更多的增长友好型政策,避免政策调整产生外溢效益。“中方积极倡议筹建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愿与各方合作完善亚洲金融市场建设,共同避免再次发生大规模地区金融动荡。”

这是他近期第二次提出这一倡议。2015年11月22日,李克强在吉隆坡出席第十届东亚峰会时说,中方愿同东盟加强发展战略对接,共同建设更加紧密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中国正在同东亚很多国家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倡议区域国家金融机构联合发起成立“亚洲金融合作协会”。

对于这一倡议,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Leslie Warren Maasdorp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它毫无疑问将会在亚洲加强多边开发银行之间的合作。“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涉及60多个经济体的互联互通,亚投行、丝路基金等机制正在进行合作,探索在基础设施开发方面的潜力。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的概念背后是对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进一步支持。”Maasdorp指出。

李稻葵认为,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是一个比较新的合作概念,具体合作内容还不清楚。但他推测,主要应该是要谈监管政策,有点像国际金融协会,再加上部分政策协调,它的会员会是很多银行,比如工行、建行,相互分享信息、统一监管信息等。

国际金融协会成立于1983年,成员包括世界所有的主要商业银行和金融投资机构,目标是帮助金融行业加强风险管理和实施最佳做法,并倡导有助于推动全球金融稳定的监管、财政和经济政策的实施。

“现在亚洲金融市场风险上升,信息不够流畅,不光涉及货币政策,还包括贷款政策。各国可以在测算方法、资产分类等方面进行交流,设定一个标准将很重要。”李稻葵说。

负责BCG大中华区金融机构专项工作的张越指出,亚洲金融市场近期出现波动,不稳定和不确定因素增加,很有必要加强沟通、增强互信。“近年来,亚洲各国在努力建立更加常态化的沟通机制,在多个全球性、区域性的论坛、会议上增进对彼此的了解和沟通,为维护地区性的金融稳定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等新机制的成立将进一步加强区域内的对话和互信。”


力争年内完成RCEP谈判


李克强表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是亚洲参与成员最多、规模最大的区域贸易安排,应当力争在2016年完成谈判。他强调,“亚洲的振兴,不能有人掉队。”

自2013年5月启动以来,RCEP谈判已进行了11轮并举行了4次经贸部长会议,各方已结束了货物、服务和投资的市场准入模式谈判,正就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等核心领域展开实质性谈判。

RCEP由东盟在2011年率先提出,成员包括东盟、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共16方,人口约占全球的50%,国内生产总值、贸易额、吸引外资接近全球1/3,是当前亚洲地区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有分析认为,亚太区域内自由贸易协定的迅速扩展,对RCEP谈判起到了助推作用。东盟通过5个自贸协定同6个国家建立了自贸区,其中通过一个自贸协议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建立了自贸区,同中国有自贸协议而且2016年实现了升级,同韩国、日本、印度也分别有自贸协定。

“与美国主导的TPP相比,RCEP是包容性更强的区域贸易安排,可以照顾低收入的中小国家和一些比较边缘化的国家。因此,RCEP是本地区经济一体化的重要路径。”张燕生说。

在冲刺阶段,亚洲主要大国的态度将决定RCEP能否如期完成。一位国内资深学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除中国之外,印度也对RCEP谈判态度热情。他预计,今年年底RCEP能够完成谈判。去年,在中韩FTA达成后,举步维艰的中日韩FTA谈判也开始出现积极因素。上述学者称,这对RCEP谈判也是利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