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路上如何紧跟国企改革战略

近日,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的相传报道频出,已通过中央深改组审议的《关于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中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的若干意见》有望在日内全文公布。7月22日,人民日报就曾发文指出,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在不同场合三次谈及国有企业改革。国企1

国企改革将是下半年市场最重要风口,如何在国企改革的风口上掘金?8月18日股市震荡,国企改革概念股暴跌。理财路上如何紧跟国企改革战略,实现理财计划?


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


国泰君安分析师任泽平指出国企改革的六大亮点:(1)国企分类监管;(2)国资管理变国资委、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和经营性国企三级;(3)经营性国企是混合所有制改革载体;(4)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取得突破;(5)国企资产证券化和混合所有制深度嵌合;(6)资本市场将是支撑国企改革重要力量。国企2

大公司看激励机制带来的效率提升。历史数据显示,实施股权激励对公司股价有正面作用,在预案提出后一年内股价平均收益达到28%,相对沪深300指数超额收益为21%。

小公司看资产重组。资产注入将使得公司规模和业绩发生较大的变化。在央企所属上市公司中,有76家流通市值不到30亿,其中2014年以来已有25家公司进行国企改革层面的重大资产重组。

其他人正在看:

国企改革概念股一览


近期,国企改革引发市场热捧,多省出台地方国企改革方案。但需要注意的是,不能盲目追涨国企改革概念股。2015年8月18日,股市震荡,国企改革概念集体奔跌停。际华集团、方兴科技、中成股份、中粮生化、中粮地产、中粮屯河、中国巨石、方兴科技等多股跌停或触及跌停。那国企概念股还能继续持有吗?中电投和国家核电下属公司情况

投资者需要注意的是,并购和重组并不能让相应公司股票无限制上涨,市场的一时追捧也不能保证公司未来业绩一定上涨,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公司并购重组后的整合效果,实际业绩才是最根本的支撑点。要根据公司实际业绩,选择绩优股,切忌追涨。部分城市建设投资以及资管类公司

中粮集团有限公司(中粮):中粮生化(000930)、中粮地产(000031)、中粮屯河(600737)

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国投):中成股份(000151)、国投中鲁、国投电力(600886)、国投新集(601918
)、中纺投资。

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诚通): 中储股份(600787)、岳阳林纸(600963)、冠豪高新(600433

中国轻工集团公司(中轻):中国海诚(002116)

中国国电集团公司(国电):国电电力(600795)、长源电力(000966)、英力特、平庄能源(000780)
、龙源技术(300105)

中国建筑(601668)材料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建材):中国玻纤、北新建材(000786)、洛阳玻璃
(600876)、方兴科技(600552)、瑞泰科技(002066)

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医药(600056)

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国药):国药股份(600511)、国药一致(000028)、现代制药(600420)、天坛生物(600161)

国企改革基金名单

自去年以来,就开始有基金公司布局改革主题基金,首只改革主题基金于去年5月14日由建信基金募集成立,名称为建信改革红利股票基金,该基金“主要投资受益于改革红利的相关行业”。国企改革基金

在所有偏股型基金(含指数型)中,名称中含有国企和改革字眼的基金有25只,其中指数型基金4只,主动管理的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21只。如:工银国企改革股票(001008)、富国中证国企改革指数分级(161026)。国企改革基金2

3只被动型基金分别为富国国企改革(申购代码:161026)、易方达国企改革(申购代码:502006,同时在场内交易)、南方中证国企改革(申购代码:160136)。


国企改革相关政策一览


(1)2015年6月5日,深改组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两份国企改革顶层规划“1+N”中的重磅文件,分别为《关于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中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的若干意见》与《关于加强和改进企业国有资产监督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意见》。

(2)2015年6月11日,浦东新区召开深化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工作会议,会议正式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浦东新区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的意见》,即浦东国资国企改革“18条”,并通报了首批直属公司改革方案,标志着浦东新区国企改革的正式启动。

(3)2015年7月中旬,习近平在同吉林省企业职工座谈时指出,国有企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对国有企业要有制度自信。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要沿着符合国情的道路去改,要遵循市场经济规律,也要避免市场的盲目性,推动国有企业不断提高效益和效率。

(4)2015年7月中旬,习近平为国企改革定调,就国企改革提出三个“有利于”重要论断:“推进国有企业改革,要有利于国有资本保值增值,有利于提高国有经济竞争力,有利于放大国有资本功能”,第一次为国企改革确立了价值判断标准。